在路上 ……

Linux系统运维与架构

2009年9月8日

经过多日的阴雨,今天终于又看到了久违的太阳,这种感觉真不错。

秋天是真的来了,天也越来越凉了,北京的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。可惜总是那么的短暂,一眨眼就消失了,然后就是漫长的冬天。

在秋天的时候,总会想起许巍的这首歌《我的秋天》

没有人会留意,这个城市的秋天

窗外阳光灿烂,我却没有温暖

伴着我的歌声,是你心碎的幻想

你用你的眼泪,抚摸我的寂寞

那些无助的夜,我漫无目的地走

那些无助的夜,你牵着我的手

幸福如此遥远,我无法看见

这秋天的夜晚,让我感到茫然

33天,茫然的等待。


2009年9月7日

今天是难得的一个平静的周一,一天都没什么大事。早晨的朦朦细雨,让很多人都迟到了,北京的倒霉交通就是这么脆弱。

今天做了一个决定,11月10日,参加广州极限营地的哈巴雪山登山队。

哈巴雪山,海拔5396米,位于云南省中甸县境内。与玉龙山隔虎跳峡相望,攀登季节为每年11月到次年2月,受季风影响,1、2月风力较大,经常达8级以上。11月与12月风力较小,是攀登的最佳季节。哈巴雪山海拔4000m以上是乱石嶙峋的流石和千万年不化的冰川,海拨最低点为江边行政村,仅1550m,海拔高差3846m。总面积21908公顷。地貌呈阶梯状分布,依次为亚热带,温带,寒温带,寒带等气候带。几乎可称是整个滇西北气候的缩影,山脚与山顶的气温差达22.8度。

参加这个队,有几个考虑,一个是提前感受一下雪山,以前都是远观,这次先亲身体验一下,海拔不高,难度不大,算是为明年的6K和7K做个热身;二是考察一下这个俱乐部的组织和后勤能力,因为考虑明年参加他们组织的6K的唐拉昂曲和7K的中央峰的队,以小观大,这样我心里就有数了。

32天。


2009年9月6日

阴雨绵绵的一个周末,一点也不像北京的天气,温度一下子就凉下来,秋天真的来了!

今天推荐一部老片《Billy Elliot》,中文译名《跳出我天地》/《舞动人生》,讲述的是一个英国底层矿工家庭的男孩喜爱芭蕾,通过努力,考上了皇家芭蕾学校,开始了自己人生的一个新舞台的故事。故事很老套,但是电影却很值得一看。

影片中的几个片段非常感人:

一,Billy给Mrs. Wilkinson带去对他最重要的几件物品,其中一封他过世的母亲留给他十八岁时打开的信,“当你看这封信的时候,我可能已成为遥远模糊的影子。……我不能陪你哭,不能陪你笑,不能陪你叫喊。……我为你而荣。我爱你…………”

二,圣诞夜小Billy在父亲面前跳了一段舞,父亲被儿子的舞蹈打动了,而小Billy那赌气而又认真的眼神,证明了他对芭蕾的喜爱。父亲为了支持儿子去伦敦考试,典当了亡妻的首饰,当他拿出亡妻首饰的时候,他的表情和动作……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三,Billy去伦敦上学了,迎接他的将是光明的未来,而他的父亲和哥哥,却乘着升降机缓缓沉入黑暗的地下矿坑。

影片最后,当成年的Billy出场,白天鹅纵身而起的那一跃,灯光闪耀中的完美定格,征服了所有人。

这部影片就像一杯清茶,略有苦涩,到心里却是一股清甜,值得细细品尝。

31天,整一个月。


2009年9月4日

终于到周五了,总算今天不算太晚回到家,没想到九点多,还是被电话call上线干活,郁闷,极度郁闷。

干完活,不想上网,没电视好看,电影还没下完。翻出一张老CD,很有年头的CD了,还是上学的时候买的盗版CD。一个老男人的歌,赵传,估计现在已经奔五了吧。好像过几天要在北京开演唱会,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去捧场。

曾经有段时间,经常听他的歌。有一天,也像今天一样,阴云密布,细雨绵绵,我一个人坐着车从家回学校。上学的时候总是想回家,回学校的时候总是那么难舍。听着老男人奋力的呼喊“卑微和懦弱”“我很丑,可是我很温柔”,回忆起上学的时间,一丝感动悄然升起。

我承认我是个怀旧的人,脑海中总是有那么多的记忆挥之不去。《东邪西毒》里有句经典的台词“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,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,那以后每一天都将是一个新的开始”。所以很多时候我选择不去回忆。随着年纪的不断增长,我也忘记了很多事,能记住的都是一些片段。“当你不能够再拥有,你唯一可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”,希望我不会忘记。

《东邪西毒》我看了可能有超过10遍,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片子,这部片子的经典就不用我多废话了。

29天,又一周过去了。


2009年9月2日

好几天都没写blog了,这周虽然才过了三天,但实在太累了。开发的同事应该比我还累,他们上周末就开始加班了,天天加班。

领导下了死命令,本周五之前要完成一个项目,动用一切资源,一切人力。不管怎样,领导吩咐了,就干吧。至于回报或者成果?鬼才知道!

其他的废话就不多说了,简单记录一下。

27天了。


Typecho 强力驱动